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法律法規 >> 正文

監察法釋義(更新至第四十八條)

 【發布日期:2018-06-26】 【字號: 】  【關閉此頁

四十五、監察機關根據監督、調查結果,依法履行處置職責的六種方式

 

第四十五條  監察機關根據監督、調查結果,依法作出如下處置:

(一)對有職務違法行為但情節較輕的公職人員,按照管理權限,直接或者委托有關機關、人員,進行談話提醒、批評教育、責令檢查,或者予以誡勉;

(二)對違法的公職人員依照法定程序作出警告、記過、記大過、降級、撤職、開除等政務處分決定;

(三)對不履行或者不正確履行職責負有責任的領導人員,按照管理權限對其直接作出問責決定,或者向有權作出問責決定的機關提出問責建議;

(四)對涉嫌職務犯罪的,監察機關經調查認為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的,制作起訴意見書,連同案卷材料、證據一并移送人民檢察院依法審查、提起公訴;

(五)對監察對象所在單位廉政建設和履行職責存在的問題等提出監察建議。監察機關經調查,對沒有證據證明被調查人存在違法犯罪行為的,應當撤銷案件,并通知被調查人所在單位。

【釋義】

本條規定了監察機關根據監督、調查結果,依法履行處置職責的六種方式。

規定本條的主要目的是規范和保障監察機關的處置工作,既防止監察機關濫用處置權限,也保證監察機關依法履行處置職責。

本條分為兩款。第一款第一項規定了“紅紅臉、出出汗”。所謂“紅紅臉、出出汗”,是指根據黨內監督必須把紀律挺在前面,運用監督執紀“四種形態”不斷凈化政治生態的精神,對有職務違法行為但情節較輕的公職人員,可以免于處分,而是代之以談話提醒、批評教育、責令檢查,或者予以誡勉等相對更輕的處理。與本法第十九條規定的預防性質的提醒談話措施相比,這里的提醒談話屬于調查之后的處理結果。對這種方式,有管轄權的監察機關可以直接作出上述處理,也可以委托公職人員所在單位、上級主管部門或者上述單位負責人代為作出。對談話提醒、批評教育、責令檢查、予以誡勉四種處理方式,監察機關應當結合公職人員的一貫表現、職務違法行為性質和情節輕重,經綜合判斷后作出決定。            

第一款第二項規定了政務處分。對職務違法的公職人員,監察機關應當依法作出政務處分決定。在統一的公職人員政務處分規定出臺以前,對不同的公職人員,監察機關可以參照現行有關處分規定進行政務處分,如公務員有《公務員法》、行政機關公務員等有《行政機關公務員處分條例》、事業單位工作人員有《事業單位工作人員處分暫行規定》等。監察機關給予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應當堅持實事求是和懲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則;應當做到事實清楚、證據確鑿、定性準確、處理恰當、程序合法、手續完備;應當使公職人員所受的政務處分與其職務違法行為的性質、情節、危害程度相適應。

第一款第三項規定了問責。“有權必有責、有責要擔當、失責必追究”,監察機關開展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要緊緊抓住落實主體責任這個“牛鼻子”,把問責作為從嚴治政的利器,對在黨和國家事業中失職失責的領導人員進行問責。問責的主體是監察機關,或者有權作出問責決定的機關。問責的對象是負有責任的領導人員,而不是一般工作人員,以突出領導干部這個“關鍵少數”;也不是有關單位,因為監察對象是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而不包括其所在單位。問責的情形是領導人員不履行職責或不正確履行職責,如管理失之于寬松軟,該發現問題沒有發現,發現問題不報告不處置,造成嚴重后果的;推進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不堅決、不扎實,管轄范圍內腐敗蔓延勢頭沒有得到有效遏制,損害群眾利益的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突出等。問責的方式是,監察機關按照管理權限直接作出通報、誡勉、組織調整或組織處理、處分等問責決定,或者向有權作出問責決定的機關提出問責建議。

第一款第四項規定了移送起訴。移送的主體是有管轄權的監察機關,包括接受指定管轄的監察機關;移送的對象是涉嫌職務犯罪的被調查人,以及監察機關制作的起訴意見書、案卷材料、證據等;移送的條件是經調查認為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的;接受移送的主體是檢察機關。對監察機關移送的案件,應由檢察機關作為公訴機關直接依法審查、提起公訴,具體工作由現有公訴部門負責,不需要檢察機關再進行立案。

第一款第五項規定了提出監察建議。監察建議是指監察機關依法根據監督、調查結果,針對監察對象所在單位廉政建設和履行職責存在的問題等,向相關單位和人員就其職責范圍內的事項提出的具有一定法律效力的建議。這里所說的“具有一定的法律效力”,是指監察建議的相對人無正當理由必須履行監察建議要求其履行的義務,否則,就應當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因此,監察建議不同于一般的工作建議。一般來說,監察機關遇有下列情形時,可以提出監察建議:拒不執行法律、法規或者違反法律、法規,應當予以糾正的;有關單位作出的決定、命令、指示違反法律、法規或者國家政策,應當予以糾正或者撤銷的;給國家利益、集體利益和公民合法權益造成損害,需要采取補救措施的;錄用、任免、獎懲決定明顯不適當,應當予以糾正的;依照有關法律、法規的規定,應當給予處罰的;需要完善廉政建設制度的;等等。

第二款規定了撤銷案件。監察機關在調查過程中,發現立案依據失實,或者沒有證據證明存在違法犯罪行為,不應對被調查人追究法律責任的,應當及時終止調查,決定撤銷案件,并將撤銷案件的原因和決定通知被調查人及其所在單位,并在一定范圍內為被調查人予以澄清。對此作出明確規定,對于保護公職人員的合法權利,及時終止錯誤或者不當的調查行為,是十分必要的。

需要注意的是,為保障被調查人的合法權益,一經發現不應追究被調查人法律責任,應當撤銷案件,而其已經被留置的,監察機關應當立即報告原批準留置的上級監察機關,及時解除對被調查人的留置。 

 

四十六、涉案財物如何處置的規定

 

    第四十六條  監察機關經調查,對違法取得的財物,依法予以沒收、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涉嫌犯罪取得的財物,應當隨案移送人民檢察院。

本條是關于涉案財物如何處置的規定。

規定本條的目的是規范監察機關對涉案財物的處理工作。

【釋義】

本條主要包括兩個方面內容:

一是沒收、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調查人違法取得的財物,監察機關可以依法予以沒收、追繳或者責令退賠,目的是防止職務違法的公職人員在經濟上獲得不正當利益,挽回職務違法行為給國家財產、集體財產和公民個人的合法財產造成的損失。“沒收”,是指將違法取得的財物強制收歸國有的行為,沒收的財物一律上繳國庫。“追繳”,是指將違法取得的財物予以追回的行為,追繳的財物退回原所有人或者原持有人;依法不應退回的,上繳國庫。“責令退賠”,是指責令違法的公職人員將違法取得的財物予以歸還,或者違法取得的財物已經被消耗、毀損的,用與之價值相當的財物予以賠償的行為。責令退賠的財物直接退賠原所有人或者原持有人,無法退賠的,應當上繳國庫。

二是隨案移送。對被調查人涉嫌犯罪取得的財物,監察機關應當在移送檢察機關依法提起公訴時隨案移送,以保證檢察機關順利開展審查起訴工作。對隨案移送檢察機關的財物,監察機關要制作移送登記表。與檢察機關辦理交接手續時,雙方應當逐筆核對財物情況以及相對應的犯罪事實,做到心中有數。

需要注意的是,在法院依法作出判決后,檢察機關應將未認定的涉案財物退回監察機關,監察機關應當視情況作出相應處理,對違法取得的財物,可以依法予以沒收、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調查人的合法財物,將原財物予以歸還,原財物被消耗、毀損的,用與之價值相當的財物予以賠償。 

 

四十七、檢察機關對監察機關移送的案件如何處理

 

第四十七條  對監察機關移送的案件,人民檢察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對被調查人采取強制措施。

人民檢察院經審查,認為犯罪事實已經查清,證據確實、充分,依法應當追究刑事責任的,應當作出起訴決定。

人民檢察院經審查,認為需要補充核實的,應當退回監察機關補充調查,必要時可以自行補充偵查。對于補充調查的案件,應當在一個月內補充調查完畢。補充調查以二次為限。

人民檢察院對于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規定的不起訴的情形的,經上一級人民檢察院批準,依法作出不起訴的決定。監察機關認為不起訴的決定有錯誤的,可以向上一級人民檢察院提請復議。

【釋義】

本條是關于檢察機關對監察機關移送的案件如何處理的規定。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通過改革創新,整合反腐敗職能,在法治和制度上形成既相互銜接、又相互制衡的機制。監察機關查處的案件移交檢察機關,由檢察機關負責批捕、審查起訴、提起公訴,由法院進行審判。規定本條的主要目的是保證檢察機關依法、及時開展審查起訴工作,確保監察機關與檢察機關在辦理職務犯罪案件過程中有序銜接、相互制約。

本條分為四款。第一款規定了檢察機關依法采取強制措施。對監察機關移送的被調查人,檢察機關可以依照刑事訴訟法的規定進行審查,視情況采取拘留、逮捕、監視居住等強制措施。為做好監察機關與檢察機關辦理職務犯罪案件工作銜接,對監察機關已經采取留置措施的案件,檢察機關應當在監察機關移送案件之前對是否采取和采取何種強制措施進行審查,在移送之日作出決定并執行。在刑事訴訟法修改前,對已經對被調查人采取留置措施的案件,監察機關可以在進入案件審理階段后,書面商請檢察機關派員提前介入。檢察機關在收到提前介入書面通知后,應當及時指派檢察官帶隊介入,并成立工作小組。工作小組應當及時審核案件材料,對證據標準、事實認定、案件定性及法律適用提出書面意見,對是否需要采取強制措施進行審查。

第二款規定了檢察機關作出起訴決定。對監察機關移送檢察機關提起公訴的案件,同時滿足以下三個條件的,檢察機關應當作出起訴決定:

一是“犯罪事實已經查清”。“犯罪事實”是指犯罪的主要事實,對主要事實已經查清,但因為各種原因,一些個別細節無法查清或沒有必要查清,且不影響定罪量刑的,應當視為犯罪事實已經查清。其中,對一人犯有數罪的,如果有一罪已經查清,而其他罪一時難以查清的,也可以就已經查清的罪提起公訴。

二是“證據確實、充分”,即用以證明案件事實的證據真實可靠,取得的證據足以證實調查認定的犯罪事實和情節。刑事訴訟法第五十三條第二款對證據確實、充分的條件作了明確規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符合以下條件:(一)定罪量刑的事實都有證據證明;(二)據以定案的證據均經法定程序查證屬實;(三)綜合全案證據,對所認定事實已排除合理懷疑”,監察機關可以參考。

三是“依法應當追究刑事責任”。這是指根據刑法的規定,犯罪嫌疑人有刑事責任能力,應當對犯罪嫌疑人判處刑罰,不存在刑事訴訟法第十五條規定不追究刑事責任的情形。

第三款規定了退回補充調查或者自行補充偵查。對監察機關移送的案件,檢察機關經審查后認為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需要補充核實的,應當退回監察機關補充調查,必要時可以自行補充偵查;監察機關進行補充調查的期限是一個月,補充調查最多兩次。這是檢察機關對監察機關進行監督的重要體現和制度措施。需要注意的是,“退回補充調查”與“自行補充偵查”是有先后順序的,考慮到監察機關移送的案件政治性強、比較敏感,檢察機關公訴部門審查后認為需要補充證據的,一般應當先退回監察機關進行補充調查;必要時,才由檢察機關自行補充偵查。

一般而言,檢察機關認為監察機關移送的案件定罪量刑的基本犯罪事實已經查清,但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自行補充偵查:一是證人證言、犯罪嫌疑人供述和辯解、被害人陳述的內容中主要情節一致,個別情節不一致且不影響定罪量刑的。二是書證、物證等證據材料需要補充鑒定的。三是其他由檢察機關查證更為便利、更有效率、更有利于查清案件事實的情形。

第四款規定了作出不起訴決定。對監察機關移送的案件,檢察機關經審查認為有刑事訴訟法規定的不起訴情形的,經上一級檢察機關批準,可以作出不起訴的決定;監察機關認為檢察機關作出的不起訴決定有錯誤的,可以向其上一級檢察機關提請復議。這項制度也是檢察機關對監察機關進行監督制約的重要制度措施。之所以規定要報經上一級檢察機關批準,主要考慮是反腐敗案件特殊,一般是黨委批準立案,作出不起訴決定應當更為慎重,程序上更加嚴格。“刑事訴訟法規定的不起訴情形”有兩類,即法定不起訴和酌定不起訴,可供參考:

一是檢察機關應當決定不起訴的情形:(1)犯罪嫌疑人沒有犯罪事實。包括犯罪行為并非本犯罪嫌疑人所為,以及該案所涉行為依法不構成犯罪。(2)犯罪嫌疑人有刑事訴訟法第十五條規定的不追究刑事責任的情形,即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不認為是犯罪的;犯罪已過追訴時效期限的;經特赦令免除刑罰的;屬于刑法規定的告訴才處理的案件沒有告訴或者撤回告訴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的及其他法律規定免予追究刑事責任的情形。

二是檢察機關可以決定不起訴的情形。對于犯罪情節輕微,依照刑法規定不需要判處刑罰或者免除刑罰的,檢察機關可以作出不起訴的決定。其中“不需要判處刑罰”是指刑法第三十七條規定的情形,即對于犯罪情節輕微不需要判處刑罰的,可以免予刑事處罰;“免除刑罰”則是指刑法對自首、立功、未成年人犯罪、中止犯、正當防衛、緊急避險等規定的一種處理措施。

需要注意的是,實踐中,檢察機關作出不起訴決定前,應當積極主動地與監察機關開展工作層面的溝通,征求移送案件的監察機關或者其上一級監察機關的意見。

 

四十八、被調查人逃匿、死亡案件違法所得沒收程序


第四十八條  監察機關在調查貪污賄賂、失職瀆職等職務犯罪案件過程中,被調查人逃匿或者死亡,有必要繼續調查的,經省級以上監察機關批準,應當繼續調查并作出結論。被調查人逃匿,在通緝一年后不能到案,或者死亡的,由監察機關提請人民檢察院依照法定程序,向人民法院提出沒收違法所得的申請。

【釋義】

本條是關于被調查人逃匿、死亡案件違法所得沒收程序的規定。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人民群眾最痛恨腐敗現象。如果腐敗分子逃匿或者死亡,不沒收其違法所得,會嚴重影響人民群眾對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的獲得感,也會嚴重影響黨和國家的形象。規定本條的主要目的是規范監察機關提請司法機關依法啟動被調查人逃匿、死亡案件違法所得沒收的程序,保護國家和人民利益。

本條主要包括三個方面內容,即監察機關提請司法機關依法啟動違法所得沒收程序的三個條件。

一是涉嫌貪污賄賂、失職瀆職等職務犯罪案件。這里的“貪污賄賂犯罪”主要指刑法分則第八章規定的國家工作人員貪污罪和賄賂犯罪;“失職瀆職犯罪”主要指刑法分則第九章規定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瀆職犯罪。

二是被調查人必須是逃匿且通緝一年后不能到案的,或者被調查人死亡的。這里所說的“逃匿”是指被調查人在犯罪后,為逃避法律制裁而逃跑、隱匿或躲藏的。“通緝”是指監察機關通令緝拿應當留置而在逃的被調查人歸案的一種調查措施。

三是經省級以上監察機關批準繼續調查,并作出結論。對被調查人逃匿或者死亡的職務犯罪案件繼續調查的批準權限,在省級以上監察機關。經過調查作出的結論,應當符合刑法第六十四條關于追繳違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財產的規定,即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應當及時返還;違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應當予以沒收。沒收的財物和罰金,一律上繳國庫,不得挪用和自行處理。

需要注意的問題有兩個。一是本條與刑事訴訟法有關規定的銜接問題。為嚴厲打擊貪污賄賂等職務犯罪,對犯罪所得及時采取追繳措施,刑事訴訟法規定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案件違法所得的沒收程序”,本條規定與刑事訴訟法相關規定和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適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案件違法所得沒收程序若干問題的規定》的精神是一致的。一般情況下,犯罪嫌疑人如果逃匿,調查就難以進行;即使調查比較順利,如果犯罪嫌疑人死亡,依照刑事訴訟法第十五條的規定,就應當撤銷案件,或者不起訴,或者終止審理。但是,違法所得沒收程序屬于特別程序,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能到案的情況下,可以對其違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財產進行審理并作出裁定。

二是對被調查人“失蹤”的,應當如何進行認定和處理。參照201715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適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案件違法所得沒收程序若干問題的規定(法釋〔20171號)》第三條規定的精神,被調查人為逃避調查和刑事追究潛逃、隱匿的,應當認定為“逃匿”;被調查人因意外事故下落不明滿二年,或者因意外事故下落不明,經有關機關證明其不可能生存的,也按照“逃匿”處理。

浙江快乐彩开奖查询